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南山医学发展基金会Logo
南山基金会关注医学发展 牵手公益事业

 南山医学发展基金会正在开展病毒性心肌炎重症患者的调查和捐款医疗救助活动。欢迎大家积极参与。

捐助指引
人才招聘
 
        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
14岁童工猝死:每天工作10小时 周末加班10小时
2013/6/2
2013年06月02日  来源:南方日报 

  童工刘付宗死了,生命终止在14岁零248天。

  三个月前,他第一次离家外出,进入东莞一家工厂工作。5月20日晚,在结束晚间加班后,他回宿舍睡觉再没醒来。

  他给家里寄回的500元钱,是他为家里挣过的最多的一笔钱。

  父亲说,500元钱换走了他的儿子。

  这是一起非法使用童工引发的悲剧。

  劳务公司造假身份

  童工进入工厂上岗

  办理入职手续时,刘付宗使用的是一名叫“苏龙达”的身份证,出生日期是1995年2月18日,刚满18岁,实际上他才14周岁。

  5月21日中午,在广东化州乡下种田的刘付宽元,接到了东莞市长安镇一民警电话,说他儿子“苏龙达”出事了,让他赶紧去东莞。

  刘付宽元当天赶到东莞,看到的是儿子刘付宗冷冰的尸体。

  原来,儿子在供职的东莞锦川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川公司”)的入职登记资料里,填写的名字叫“苏龙达”,联系电话是他的。

  儿子突然死亡,距离到东莞打工仅仅3个多月。

  3个月前,14岁的刘付宗和几个同乡少年伙伴,相约来到东莞打工。

  因不满18周岁,刘付宗通过东莞市万通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介绍,以“苏龙达”的身份被派遣进入锦川公司,成为该公司组装科测试生产线上工人。

  每天工作10多小时

  加班后他猝死床上

  刘付宗每天的工作是在一块电脑的主机板上连接线路,并通过测试保证线路板正常运作。

  这是一份枯燥的工作,同在测试生产线上干活的周则明(化名)说:“10个小时里,手上重复一样的动作。”

  刘付宽元每隔一两天都会给儿子打一次电话,在短暂交谈中,父亲常问“工作累不累”,儿子回答“很累”。

  在意外死亡前,刘付宗的身上并没有太多征兆。

  5月20日晚10时,刘付宗加班结束后回到宿舍睡觉。次日7时许,同屋的工友陆续起床洗漱,发现宿舍里年纪最小的刘付宗仍在“睡觉”,随后发现他已经“全身冰凉”。

  医护人员确认,刘付宗是在5月21日凌晨1时左右猝死的。

  懂事少年早早养家

  本想到城市多挣钱

  因为媒体报道,刘付宗猝死的事,很快传到了他的老家,村民不敢告诉他年逾九旬的爷爷。

  他家在化州市中垌镇福建坡村,这是一个只有300多人的贫穷村落,刘付宗家是贫困村里的贫困户。

  刘付宗出生后不久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再婚。刘付宗书读到六年级辍学,帮父亲养家,时年12岁。

  农忙时,他下田插秧、收割庄稼;农闲时四处打杂工,常做的工种是在建筑工地上搬砖,一天能挣五六十元。

  父亲刘付宽元记得儿子离家前做的最后一份工,是春节帮村里盖房人家搬砖,搬一块一毛钱。有一天,他搬了200多块砖,挣了20多元钱,留下2元零花钱,其余的全给了父亲。

  春节后,刘付宗听同乡说在东莞一个月可以挣几千元,就和几个伙伴来到东莞。

  2013年农历正月十八,刘付宗离家。那是刘付宽元最后一次见到儿子。

  工作4小时休息10分钟

  每日平均加班超2小时

  锦川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位于长安镇上角社区一处偏僻的工业区,这里到处是灰色的厂房和廉价的快餐店。

  该公司有800多名员工,刘付宗在公司里没有太多的朋友,“小个子”是工友对他的记忆。

  刘付宗所在的车间是个近300人的大车间,管理严格,工人进入车间之前,要将手机装进一个专门的袋子,直到下班才允许打开。上班期间,几百名工人在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像机械一样重复着同样的劳动。

  早上8点上班,至11时50分工人吃午饭,其间只有10分钟休息。中午休息1小时。下午13时上班,下午17时10分下班,一天8小时工作结束。

  工人日均工资在68元,如果不加班,一个月1000多元工资。加班成了家常便饭,该公司平时每晚会加班两小时,双休日加班10小时。

  刘付宗的底薪是1300元,算上加班费,他一个月可以挣近3000元工资。

  生前给家里寄了500元

  这是他为家里挣的最大一笔钱

  4月底,刘付宗第一次发工资,他往家里寄500元钱,这是他为家里挣的最大一笔钱,让父亲刘付宽元当时感到欣慰,如今倍感难受。

  在工厂两个多月,暂不知刘付宗是否申请过不加班。

  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刘付宗是因工作太累或其他原因导致猝死。但家人相信,身体不错的儿子突然死亡,工厂脱不了干系。

  儿子死亡后,刘付宽元将儿子拍在手机上一张照片洗出来,留作纪念。

  照片中,刘付宗光着上身,刘海盖住了额头,一副青涩模样,他像往常一样,抿着嘴,微笑着。

  刘付宽元说,那是他最喜欢的儿子模样。

  东莞童工一直未绝迹

  童工刘付宗猝死,几乎集中了东莞用工问题的各种元素:贫困家庭出身、非法使用童工、超时加班。

  最为突出的是非法使用童工问题。一个年仅14岁的少年离家打工,每天要在流水线上工作10小时以上。他所要承担的压力,既来自于超出体力的劳动负荷,更来自于难以适应的社会交往,他被迫过早地踏入社交圈,需要周旋于各个年龄层的社会群体之间,面对压力。

  2008年,东莞曾大力整顿非法使用童工问题,企业大规模使用童工的现象基本不复存在。不过,这一问题并未绝迹。

  事实上,相比于用人企业,作为劳动力中介渠道的劳务派遣公司,在促成非法使用童工问题上或许有着更恶劣的影响。一些劳务派遣公司,由于受到的日常监管不足,便敢于随意篡改童工身份,将其送入工厂,悲剧由此发生。

CopyRight @ 2011-2017 南山医学发展基金会官方网  基金会法人登记证:粤基证字第0220号   国家工信部可信网站认证备案号:粤ICP备13010139号

广东省南山医学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