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00056463

nanshanjjh@163.com

奉献 开拓 钻研 合群

万众一心 共克时艰

新闻中心

news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钟南山:疫情下的“逆行者”

发表时间:2020-02-05 00:00:00    浏览次数:59

在2020年的这个春节,随着疫情每日确诊患者的不断增加让每个家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仿佛我们每个人都脆弱得不堪一击,有种慌张、无措的感觉正在无视年龄和身份迅速蔓延开来。

“戴口罩能预防吗?”

“得了病还有救吗?”

“不会重演SARS时的历史吧?”

面对一夕之间涌出来的无数问题和尚且不明朗的疫情,一位84岁老爷爷的一句话却成功让每一个人都吃下了定心丸:

“我们有信心非典不会重演!”

这位84岁的爷爷,就是钟南山。

01

敢医敢言

2002年11月,在广东佛山出现了第一个非典病例,那个时候的中国对于公共卫生事件的关注度还不够高,对于新型病毒的认识也不够。没有足够的重视,也没有足够的防护手段。

2003年2月,“非典”在广州大爆发,包括钟南山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疾病竟然会如此严重,发展如此迅速,而那一年的钟南山已经67岁了。

前几天,我们曾经推送过一篇文章 亲历者:当年上海甲肝30万人,是怎么在两个月内扑灭的? 其实在“非典”时期,钟南山也曾经以此为例,希望引起全国的重视,但却被无视了。有些地方官员怕患者太多会影响自己的政绩,怕“影响国家形象”,将非典的真相隐瞒地严严实实,企图靠一个“瞒”字就蒙混过关。

2003年4月,钟南山被要求到北京参加有关SARS的新闻发布会,那时的许多专家们,普遍地认为病原是衣原体,治疗也是以抗生素治疗为主。但多年身处一线工作,这次更是直接冲在SARS最前沿的钟南山知道,病原不是衣原体,抗生素治疗也很难起到效果。至于病原到底是什么,怎么治疗,他也不知道。

在这次的记者会上一位记者问到:

“疫情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钟南山直接说了实话:

“现在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

病情还在传染,怎么能说是控制了?

我们顶多叫遏制,不叫控制,连医护人员的防护都还没有到位。”

为了这些大实话,钟南山受到了很多质疑,甚至有关部门叫他“少说话”。可他这个人,就跟他挂在办公室中那显眼的匾额一样“敢医敢言”。

“当事实和权威不一样的时候,我们当然首先尊重事实,而不是尊重权威。”

“敢言”之后,就是钟南山的“敢医”。

在17年前,他最先报告非典病例,也是最先建立第一个隔离病房,将非典病人隔离起来,他还最早制定出了非典临床诊断的标准,最早总结出救治方案,更是最早创造了抢救成功的案例,钟南山的“敢医”让广东从SARS的“源头”变成了SARS全球病死率最低的地方。

钟南山将自己活成了一面旗帜,因为他17年前的“敢医敢言”,才有了我们今天,面对未知疫情时的“敢信”。

02

优秀背后的传承

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钟南山先生的父亲是中国医学界赫赫有名的“八大金刚”之一,著名儿科学家、病毒学家钟世藩。

在童年钟南山的印象中,父亲也是一样的“敢医敢言”。

那个时候,总是有家长深夜带着自己的孩子来找父亲看病,父亲从来不会不耐烦;父亲总是很寡言,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证据的。

在成年钟南山的心里更是悄悄记着父亲说的一句话:

“一个人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东西,那么他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u=3085738193,1159390090&fm=173&app=49&f=JPEG.jpg

钟世藩先生考虑到当时的中国医疗技术水平和设备都不够先进,很多地方的儿科检查大多没有专业的医疗设备作为支撑,所以他决定写一本书,让儿科医生可以通过症状体征,大致判断病情。

可那时钟世藩先生已经是75岁高龄了,作为儿子,钟南山也曾经劝过父亲不要写了。但父亲直接回答他:

“不写我干什么?等死吗?”

因为患有严重的复视,两只眼睛看东西重影。老先生就用手捂上一只眼睛写,累了就换另一只。每天最早到图书馆,最后一个回家,用笔一个字一个字写下了长达40多万字的儿科著作《儿科疾病鉴别诊断》。
03

逆行者

@人民日报 的微博是这样评价钟南山的:

“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

一路奔波不知疲惫,满腔责任为国为民,的的确确令人肃然起敬。”

2003年,面对恐慌的群众、甚至是恐慌的医护人员,钟南山说:

“把重症患者都送到我这里来。”

他以身作则和自己的同仁说:

“医院是战场,作为战士,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

2020年,当我们再一次面临疫情的考验时,钟南山再一次成为了一名“逆行者”。

1月18日,他一边告诉群众:“没什么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一边挤在高铁餐车的一角,昼夜兼程地赶往武汉。

提起父亲说的那句:“一个人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东西,那么他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钟南山说:“现在我已经80多岁了,我慢慢懂得了,你的愿望我初步实现了,但是我还不会满足,我有两项工作还没有完成,要是这两项工作,我达到了以后,那我是真正的达到了你的要求了。”

这位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的老人,不仅事事冲在第一线,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

钟南山自己说:

“我老有一种感觉,好像专门喜欢跟谁较劲,老觉得不管走到哪儿,自己都不太受欢迎。”

可事实上,钟南山就像一针镇定剂一样,不管是在17年前的SARS中,还是在17年后的这次疫情中,他都是最受欢迎的全民英雄!


上一篇:钟南山,被总理又握了一次手...

上一篇:最长潜伏期24天?钟南山团队回应...